大学士

衣山尽

首页 >> 大学士 >> 大学士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极品明君 唐砖 抗战侦察兵 抗战雄心 特战狂龙 大唐好相公 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 大宋极品国师 丛林战神 抗日之铁血兵王
大学士 衣山尽 - 大学士全文阅读 - 大学士txt下载 - 大学士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第479章 泰昌(全本)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就在东厂这里。

大胆,反了,反了!”黄锦猛力地拍着桌子:“来人了,把毕云给我拿下!”

“是!”四个黄锦的心腹同时扑上去,将毕云架住。

这个时候,几个毕云的心腹已经带着大队人马提着兵器冲了过来,见厅堂中毕云被黄锦等人拿下,如何肯依,一声大喊:“救毕公公!”

十几个东厂的番役同时冲了进去,一声喊,将黄锦等人团团围住。

黄锦大喝一声:“怎么了,要造反了。陛下手敕,捉拿犯官毕云问话。不相干的,就不要插手,否则,一律杀了!”

一时间,大堂之中剑拔弩张,就像是一个火药桶,只需一点火星,立即就爆炸开来。

平秋里见势不妙,等下若真火拼起来,毕云人多势众,他和黄锦未必能讨到好。

他轻轻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咳嗽一声,柔声道:“毕云,这个孙静远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惹陛下不高兴,如今已经被锦衣卫拘了,连带着牵累了毕公公。其实,以孙淡和陛下心目中的地位,也不需担心。只要将事情说清楚了,一切也就风平浪静了。黄公公领命来接手东厂事务,也是陛下的圣旨。你又何必为难黄公公呢,一点小事,非要上纲上线,弄出一桩血案来,没必要吧。”

平秋里此话一说,毕云皱了皱眉毛,虽然对平秋里非常没有好感,却不能不承认他说得在理。作为一个内侍大太监,他还不至于胆大到同皇帝抗衡的地步。再说,如今孙淡是生是死还不知道,与其在这里磨蹭,还不如快点从这里脱身去打探消息,看孙淡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

毕云对所发生的一切还茫然未知,又担心孙淡,也不想再同黄锦纠缠,大喝一声:“都退下去去,我马上要进宫去见陛下。”

毕云手下的几个番子听毕云这么说,都忿忿地收起了兵器,正准备退出大堂。

见事情变成这样,陈洪心中大急,他看到平秋里突然面路狰狞,朝黄锦悄悄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黄锦回意,手摸到背后,就要动手。

陈洪这个时候再顾不得许多,一个箭步跃将出去,手中高举着孙淡的手信,大喊一声:“皇帝已经大行,毕公公,孙先生有手书在此,即刻拿下黄锦!”

“啊!”屋中众人都是一声惊叫。

黄锦突然明白过来,转头对着陈洪就是一声怒喝:“你这个叛贼!”

“动手,都杀了!”毕云当机立断,一声虎吼,双臂一绷。抓住他胳膊的四个太监就如断线风筝一样弹了出去。

好个毕云,也不迟疑,身体一纵,跃上前去,一掌就拍黄锦的一个心腹额上。那人眼睛一白,米口袋一样软倒在地。

随着这一声呐喊,毕云手下的番子同时抽出兵器,乱刀朝黄锦等人砍去。

可怜黄锦等人猝不及防,骤然之间,就被砍倒了一地。

“咻咻!”一阵尖锐的破空声,平秋里双手连连挥舞,一片铁钉射出,满屋都是惨烈的叫声:“黄锦,快杀回西苑,若让孙淡控制住那里,大事晚矣!”

“好,杀回去!”黄锦身上也中了一刀,头发也散了,混身都是鲜血,尖声大叫着朝门口冲去。

“哪里走!”陈洪冷笑着拦住大门:“干爹,你老人家别急着走嘛,儿子还没有孝敬你呢!”说着话,就一拳朝黄锦面上砸去。

“小畜生,找死!”黄锦怒喝一声,头一甩,避开陈洪的拳头,右手并成一个鹤嘴,电光石火间朝陈洪的胸口一啄。

如今的黄锦已经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如果不是他身上带着病根,只怕已是继朱寰之后的天下第一。他如今一身武艺只剩了七成,可即便如此,依旧排在冯镇之后,稳坐第二把交椅。

陈洪武艺本就不高,如何抵挡得住,只觉得一阵剧疼袭来,一身力气消失不见,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火辣辣的掌风从后袭来,还未印在身上,已震得他胸中血气一阵翻腾。

“毕云的铁砂掌!”黄锦心中一阵冰凉,这家伙的武艺只比自己略输一筹,又突然偷袭,这一掌他是断然躲不过去的。若被他击中,只怕这条命要交代在这里了。

正在这个时候,身边有条白色的影子闪过,黄锦也顾不得那许多,伸手一拉,就将那道影子朝身边一拉,恰好挡住毕这势大力沉的一掌。

“啊!”一声惨叫,正是平秋里的声音,接着就是热热的鲜血喷到了黄锦绣脖子后面。

黄锦几个纵步,远远冲了出去,在冲出去的一瞬间,他还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平秋里正趴在门槛上,被毕云手下的乱刀淹没了。

同时,平秋里不断发出怒叫:“黄锦,我做鬼也不会防过你……啊……”

黄锦再不回头,一口气朝前跑去,转眼就从东厂冲了出去。

东厂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黄锦浑身是血地冲出来,自然不敢阻挡,如此倒让黄锦逃掉了。

……

黄锦一跑出东厂大门,就有几个手下牵马过来:“干爹,你的伤……”

“死不了!”黄锦一咬牙,使劲地给了战马一鞭子:“都他妈跑起来,去西苑,叫上所有人带上兵器,皇帝已经大行了,千万不能给贼人作乱的机会。快快快,迟上片刻,我等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是!”黄锦手下的人都吓得面容惨白。

……

这一路狂奔,黄锦只觉得自己的血越流越多,头也阵阵发晕。不过,随着他不断将命令传递下去,黄锦系的宦官们也越聚越多,不多时已经聚集了上百人,都是手持武器。

看到已经有这么多人,又都是武艺出众的心腹,黄锦心中稍微安定了些。靠这些人,应该能够控制住西苑,到时候另立新君,他黄锦的荣华富贵却是跑不掉的。

眼见着就看到西苑的大门了,那边依旧黑压压没有灯火,看起来很是平静。

黄锦舒了一口气:终于赶上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街口处涌出来一大全手提兵器的汉子,都是剽悍凶猛之士,火把将整个街道都照亮了。

黄锦一看,这些人都做平民大扮,大喝一声:“哪里来的贼人,在京城之中持械集会,就不怕被诛三族吗?我是司礼监掌印太监黄锦,都放下兵器,束手就擒,或可留尔等一条性命。”

那群人走出一个手提铁杖的中年壮汉,一声长笑:“某乃漕帮汪古,得内阁众相之命,在此戒严。前面已经封路,所有人都不许通过,违者格杀勿论。”

黄锦冷笑:“内阁要戒严西苑还轮不要你们这群叫花子,快快闪开。”

“若我不让开呢?”汪古反问。

黄锦一咬牙:“来人,随我杀过去!”

……

孙淡宅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陆松突然惊醒过来,大喝一声:“现在什么时候了,孙淡怎么还不出来?”

陆炳和众人一刹间都清醒过来,同时大喊:“韩月,你搞什么鬼?”

韩月突然一脸泪痕:“禀陆大人,皇帝已经大行了,我家老爷已经同几个相爷进玉熙宫去了。”

“什么!”陆家父子同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喊。

“嗡嗡!”景阳钟响了起来,整个京城都在这钟声中微微颤抖。

“陛下啊!”陆炳一张口吐出一口热血,放声痛哭起来。

……

西苑外面,黄锦和漕帮都抽出了兵器,眼见着就要杀成一团。

可就在这个时候,景阳钟响了起来。

黄锦身体一颤抖,从战马上落地。

西苑的大门缓缓打开,内阁各大辅臣,六部尚书和孙淡一道走了出来,所有人都是一身素白。

杨一清厉声道:“不要动手,所有人都将兵器放下。听首辅大人安排。”

杨廷和走上前来,大喝道:“陛下已经大行,有遗命,立即捉拿黄锦下狱!若有反抗,天理不容,国法不容。”

黄锦手下的人面面相觑,须臾,都将手中兵器扔在地上。在文官的力量面前,在国家机器面前,任何一个个体都是渺小的,即便是权倾一时的黄锦也不例外。

终明一朝,从未有藩镇割据,从来没有发生过中央权威被极大削弱的情形。

封建社会的中央集权制度,在明朝已经完善得像一台精密的机器。

而资本主义的萌芽,在封建制度得到极大完善,国家财富积累到顶峰的时候悄然萌芽,只需细心呵护,必将长成大树。

……

景阳钟还是“嗡嗡”响着。一口气敲了九九八十一下。

……

“这里就是皇宫吗?”站在太和殿中,孙洛伊好奇地看着正面的须弥座,又看看地上的金砖,拍手笑道:“好漂亮啊,这房子比我家还大。”

“妹妹,要不,你以后就住着别走了。”一个身穿红色龙袍的小胖子手中拿着一个蟋蟀笼说:“这里面好无趣,又没人陪我玩。”此人就是大明帝国的新君朱载菟。

“谁要住这里了?”孙洛伊嘟着嘴唇,道:“这里面又没有花又没有草,全是大房子,没意思得很。”

“不要走,不要走。”小皇帝嘴巴一瘪,哭道:“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说话的人,你走了,我找谁去玩啊?”

“爱哭宝,卖灯草,你可是男人啊,男人流血不流泪。若换你是我弟弟,早被爹爹打死了!”洛伊不屑地哼了一声。

“啊,杨相要打人?”小皇帝吓得面色大变。

洛伊:“懒得同你多说,我要去找娘了。”她转头问一个小太监:“吕芳,我娘呢,带我过去,我要回家。”

吕芳忍住笑:“我的小姑奶奶,可不能这么折腾万岁爷啊。会昌侯夫人正在同太后她老人家说话呢,宫中自有规矩,等下万岁爷的登基大典举行完毕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还得等,好无聊啊!”小姑娘很不耐烦:“这地方好没意思,我要回家去,爹爹昨天刚给我扎了个风筝,我还约了人去放呢?”

“这地方怎么不好了,我的姑奶奶,等你长大了,这里可就是你的家了。”

“长大,我什么时候长大?”

“十四岁吧。”吕方笑道:“还有十几年,一晃眼就到了。”

“好啊,好啊,洛伊来了你好。”小皇帝拍着手。

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陈太后和孙淡、毕云和陈洪走了过来。

孙淡上前一步搀着小皇帝的手:“陛下,时辰到了,该出去接受百官的参拜了。”

“我也要去!”孙洛伊大声说,这小妮子,什么地方热闹,她就往什么地方钻。

陈太后一笑:“这小姑娘好生聪明伶俐。”她伸出手摸了摸孙洛伊的脑袋:“洛伊,迟早有一天你会接受百官参拜的,不过是现在,还得等上一段日子。”

孙淡一笑,从小皇帝手中接过蟋蟀笼子递给吕芳,又牵着皇帝大步朝门口走去。

一阵风吹来,掀起明黄色的门帘,外面的广场上上千个官员同时跪在地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皇帝吓得面容惨白,“哇!”一声大哭起来:“洛伊姐,我要洛伊姐姐!”

孙淡叹息一声:这个孩子,怎么同孙晓觉一样老实啊!

……

就在这一天,大皇子朱载菟正式登基为帝。而内阁也在皇帝登基这一天做出重大人事调整。杨廷和辞去内阁首辅一职告老还乡,由杨一清接替元辅一职。补孙淡、杨慎、王元正为内阁阁员。

次年,改元泰昌。

泰昌一年,内阁首辅杨一清因病辞职。华盖殿大学士会昌侯孙淡补内阁首辅一职,杨慎任次辅。

在任期间,孙淡大力推行一条鞭法,并改革军制,扶持商业,在泰昌十四年皇帝亲政时,国库已经积累了两千多万两银子,国家财政得到极大改善。

同年,孙洛伊被册封为皇后,并诞下皇子。

皇帝亲政之后,孙淡一改当初大刀阔斧式的政治改革,为政风格转为温和。

到泰昌二十年的时候,他索性此去内阁首辅一职,回家养老,自到八十岁时,无疾而终。其时,其自孙晓觉已官居礼部左侍郎。这个孩子生性木讷,为人宽厚,孙淡当初本不看好这个儿子。而这个孩子读书也没什么才能,一口气考了三十多年,什么功名也没捞着。可等到四十岁那年,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突然开了窍,一路从童生考到了进士,总算让孙淡得到一些安慰。也让孙晓觉的岳父蓟辽总兵官冯镇高兴得从马上掉了下去,摔断了一只腿。弄得他的另外一个儿女亲家,锦衣卫指挥使韩月还派人送了两斤人参过去给他补养身子,吃得老冯鼻血长流。

冯镇当年也是苦过的,一但富贵,三妻四妾,十多个孩子,儿女亲家极多。连孙佳的儿子都做了他的女婿。

孙佳的那个儿子的出现很是蹊跷,也不知道父亲是谁,倒是个聪明伶俐的风流郎君。十二岁中秀才,十六岁中举人,二十岁中进士。后来官至山西布政使,是个得力干才。孙佳的儿子自然是姓孙的,中了进士后,因为要实授官职,自然要盘查一下他的来历。吏部的人查了半天,最后查到会昌侯府头上,自然不敢再查下去,胡乱给他填了个履历,就此罢手。

至于江若影,一直住在孙宅帮孙淡带两个孩子,也没有嫁人。等孙淡的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又给孙淡带孙子,孙女。孙晓觉一口气给孙淡生了三个孙子,四个孙女,倒将江若影给累坏了。除了当保姆,江若影还兼了族学的先生,她也是乐在其中。

虽然有这李时珍父子的细心治疗,可肺结核这种病在明朝就是不治之症,方唯于泰昌二年去世,死前还给孙淡写过一封信,上面写着:“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这是孙淡的旧作。

方唯知道这辈子她与孙淡只能是有缘无份了。

……

孙淡身边人各有缘法,各有悲喜。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生活。

……

其时,孙淡的外孙已继位为帝多年。

晚年的孙淡虽然富贵逼人,可却没什么架子,衣着随便,常年出入在市井之间,听听曲,喝喝茶,倒也逍遥。

遇到春和景明,他还带着枝娘,两老口拄着拐杖在西山踏青。兴致高的时候,还放声高歌:“犹见山之樵与村童,春日会鼓声逢逢。此山之高过岱宗,或者其让云雨功。宣气生物理则同,磅礡万古无终穷。何时结屋依长松,啸歌山椒一老翁。”

听到的人都大声喝彩:“这老汉,中气真足啊!”

其时,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站在人群中,指着那个高大挺拔的背影说:“此人乃是天下第一名士,孙淡孙静远是也!胸中自有浩然之气,能不洪亮吗?”

(全书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大学士》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我爱电子书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我爱电子书!

喜欢大学士请大家收藏:(m.52xt.net)大学士我爱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豪门暖婚蜜爱 总裁令:逮捕落跑娇妻 寒门崛起 尖叫女王 不朽神王 无限之至尊巫师 天命之子模板 六迹之大荒祭 末世狂喵 咱俩不熟 娇妻太甜,总裁心尖宠 名门私宠:闪婚老公太生猛 凌天传说 惊艳!名门少爷拽千金 腹黑暖男病宠小懒妻 非完美基因 左不过高冷罢了 喜春来 都市最强仙医 女配逆袭快穿记
经典收藏 枭臣 抗战之还我河山 武大郎的逆袭之路 抗日之铁血军工 特种兵之极限融合 附身吕布 大明新球长 寒门崛起 吾乃大官人 无良皇帝 霸主崛起 三国之席卷天下 超级兵王 赤壁之崛起荆南 刑徒 大昏君 远东大丈夫 战神军医 水浒求生记 权力巅峰
最近更新 汉阙 承包大明 远东大丈夫 帝权争霸 大明铁卫 数风流人物 三国之弃子 我要做门阀 寒门崛起 生死狙杀 末日终战 明末之虎 寒门状元 我的帝国无双 大明文魁 猛卒 乘龙佳婿 重生之战神吕布 天唐锦绣 史上最强崇祯
大学士 衣山尽 - 大学士txt下载 - 大学士最新章节 - 大学士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