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行成双

巫哲

首页 >> 狼行成双 >> 狼行成双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前妻,无你不寻欢 独家婚宠 丑女变身:无心首席心尖宠 天价婚约 萌宝驾到:甜宠神秘妻 纯情陆少火辣辣 惹上妖孽冷殿下 军少枭宠之萌妻拐回家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
狼行成双 巫哲 - 狼行成双全文阅读 - 狼行成双txt下载 - 狼行成双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番外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雪从昨天始下,到今天还没停。

边南坐在车里,暖气开着,他看着窗外,火车站外边儿很热闹,都是拎着拖着扛着各种行李的人,有回家来的,有回家去的。

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挺感慨的,又一年了啊。

真是一年又一年啊。

他看了看时间,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手机响了,邱彦的电话打了过来。

“到了?”他接起电话问了一句。

“嗯,正往外走,你在停车场等就行了,”邱彦声音听起来很愉快,“开的是大车吗?”

“大车,”边南说,“你还操心这个呢,小车也够接你了啊。”

“我这儿还有人呢。”邱彦笑着说。

“谁啊?”边南马上问,“你带女朋友回来了?”

“没,行了不说了我先出去。”邱彦说。

那边挂了电话之后,边南才说了一句:“又是方小军吧?”

邱彦暑假回来的时候就是跟方小军一块儿,边南真想不明白方小军这狗屁小孩儿怎么这么厚脸皮,上回就给了脸色,这回寒假居然还能一块儿回来。

还要蹭车!

边南在车里又呆了一会儿,远远看到邱彦拖着行李箱过来了。

身后果然跟着方小军。

他跳下车,没好气儿地站在车边。

“大虎子!”邱彦喊了一声,把行李箱往方小军手里一放,往这边跑了过来。

“别喊!现在心情不好!”边南也喊了一声,嘴角还是没忍住勾了个笑容。

每次邱彦回来他都觉得这小子又长大了一些,长胳膊长腿的,个头儿已经超过了他和邱奕,帅气的脸跟邱奕越长越像,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头上的卷毛了,拉直了没一个星期又拐回去了。

“想我么?”邱彦跑过来用力搂了边南一下,“快说想我没!”

“哎哟想死了,一说要回来了我好几个晚上都没睡踏实,”边南抱着他拍了拍后背,“就差飞过去接你了。”

“太假了,”邱彦笑着说,到车后面把后备厢打开了,冲方小军喊了一声,“赶紧的,放东西。”

“南哥。”方小军拖着行李跑了过来,跟边南打了个招呼。

“怎么回回都能看到你,你俩又不一个学校。”边南瞪着他。

“我乐意,”方小军把箱子往后备箱里放,“我等了邱彦两天一块儿回的。”

边南懒得理他,上了车。

方小军家跟他们家并不顺路,他得先开车把方小军送回去再拐回来,要不是看邱彦面子,他挺想半路把方小军扔下车的。

“我哥在家吧?”邱彦坐在副驾看了看时间。

“不知道。”边南回答。

“不知道?”邱彦转头看了他一眼。

“嗯,”边南啧了一声,“昨天晚上没回来,我出来接你的时候都还没回呢。”

“这么忙啊?”方小军在后面说了一句,又啧啧啧了几声。

“怎么哪儿都有你。”边南说。

把方小军在他家小区门口放下之后,边南开着车往回走。

邱彦拿出手机:“我给我哥打个电话问问。”

“问个屁。”边南说。

“怎么?”邱彦笑了起来了,往边南身边凑了凑,小声说,“是吵架了吧?”

“没吵架,”边南看了他一眼,“你哥有病,我没那闲功夫跟他吵。”

“这一看就是吵架了,”邱彦乐了半天,“为什么吵啊?”

“有什么为什么,都说了有病……一会儿回去你收拾收拾,晚上我带你去吃海鲜自助。”边南说。

“我想吃炒饭。”邱彦说。

“破炒饭吃了十几年了还没吃腻么!”边南拍了一下方向盘。

“我想我哥了。”邱彦笑着说。

回到家停车的时候,边南看了一眼另一个车位,还是空着的,邱奕还没回来。

院子里被边南踢倒的小花盆还躺在地上,邱彦过去把花盘放好:“我发现你们种花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火的时候踢着玩的。”

“那盆是你哥种的。”边南拎着箱子进了屋。

“你发火踢他的,他发火踢你的,对吧。”邱彦进了屋就直奔橱柜,拿了包薯片出来吃。

邱奕家那套房子被规划之后,他们买了套新房,一楼带个小院子的小复式,房子不大,不过三个人够住,主要是院子挺不错。

搬进来之前边南有过挺多设想,院子虽然只是半封闭式的,但是可以种花,养鱼,乘个凉什么的,不过现在除了16盆花,什么也没有。

俩人都忙得蹦着走,根本顾不上打理。

邱彦吃完薯片去洗澡了,边南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给邱奕打了个电话。

“边南?”邱奕那边电话接得还挺快。

“废话,没有来电显示么?”边南说。

“没看,接到二宝了?”邱奕那边听着挺吵的,估计是在走廊上。

“嗯,他要吃炒饭,你回来做吧。”边南看了看时间,四点多,邱奕回来估计得六七点了。

“你气儿消了没?”邱奕问。

“没呢,”边南一想到昨天的事儿就来气,“你不吃药我气儿消不了!”

“那我不回去,”邱奕说,“回去打架么?”

“又不是没打过!”边南了站起来,“你要不回来打一架吧!”

“快30的人了还这么幼稚。”邱奕笑了笑。

“你也知道啊?”边南走过浴室门口看了一眼,“赶紧的,给我道歉,要不你再也见不着二宝了,我把他捆起来卖掉。”

“前阵儿还说二宝现在脑子太快担心咱俩不是对手呢,”邱奕乐了,“现在又想卖掉他……”

“你道不道歉?”边南打断他的话。

“对不起。”邱奕说。

“对不起什么啊?”边南问。

“对不起我不该吃醋。”邱奕笑着。

“不是不该吃醋,你不吃醋也不行,但你瞎他妈吃醋就不行。”边南语重心长地教育他。

“我错了,以后不瞎吃醋了,”邱奕笑了半天,“我一会儿回去,这儿还有点事儿没处理完,要等罗轶洋过来签个字。”

“你看你成天跟罗轶洋摽一块儿我也没吃醋啊。”边南说。

“你没我这么在乎呗。”邱奕啧了一声。

“扯蛋,只能说在吃醋这件事儿上这么多年你一点儿没成熟,”边南叹了口气,没等再说话,浴室门突然开了,邱彦一丝儿不挂地跑了出来,他忍不住喊了一声,“邱二宝你干嘛呢?”

“忘拿内裤了。”邱彦边往他自己屋跑边喊。

“不能拿条毛巾裹一下么,”边南赶紧过去把窗帘拉上,“展览呢你。”

“我从小到大哪儿你没看过啊……”邱彦进了屋。

边南盯着他背影看了一会儿,压低声音:“二宝小腿上什么时候有坨文身了?”

“坨?没有吧?暑假回来没看到啊,”邱奕愣了愣,“文小腿上好看么?”

“这是文哪儿好看的问题么?”边南坐回沙发里,“你回来吧,晚上跟他谈谈,这小子没学坏吧,当年我那么不良,也没文身啊。”

“你文了也看不见。”邱奕说。

“滚!”边南喊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邱彦穿了衣服从卧室出来,往沙发上一倒,腿搭到了边南腿上:“给我哥打电话了啊?他什么时候回?”

“要等罗总谈事儿,晚点儿,”边南抓着他脚腕,把他裤子往上推了推,“你要饿了我现在带你出去吃点儿垫垫。”

“不饿,”邱彦笑着扭了扭,“痒痒。”

“这是什……”边南拧着他小腿瞅了瞅,顿时吼了一声,“我操怎么是个疤?”

“嗯,磕的,”邱彦缩了缩腿,“你以为是什么啊?”

“以为你文身了,”边南皱着眉,到现在他心里邱彦还是那个软乎乎的小面包二宝,猛地看到这么个疤,他心疼得不行,“怎么伤的?这疤不小啊。”

“就磕了一下,”邱彦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大虎子给捏捏屁股吧,坐几小时车屁股疼。”

“我捏你个脑袋,别打岔,”边南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在我跟前儿装,你太嫩了,这不磕的伤,没人能磕着小腿肚子。”

“哎,”邱彦叹了口气,“说了你别跟我急啊。”

“不保证。”边南说。

“那不说了。”邱彦伸手拿过茶几上的牛肉干,边吃边看电视。

“那等你哥回来你跟他说吧。”边南把他裤腿儿拉好,看着电视不出声了。

邱彦在沙发上趴了一会儿:“我被人推了一把,磕的。”

“什么人推你?”边南问,邱彦个头不小,从小就精力旺盛,身体好得很,还打了好几年网球,能被人推一把就磕伤有点儿神奇。

“情敌,”邱彦说完就乐了,趴着自己乐了半天,“被人当情敌了,我都没想到,突然推我一把我没站稳。”

“你抢人女朋友了吧。”边南看着他。

“没,反正就看我不顺眼,”邱彦扭过头冲他笑了笑,“就跟你当年看我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样一样的。”

“……是么,”边南觉得小孩儿还是不要什么都知道的好,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拿出来挤兑你一把的,“你怎么处理的?”

“去校医室处理呗,还能怎么处理。”邱彦又翻了个身,躺着把脚架到了边南肩上。

“我是说跟那人怎么处理的。”边南把他腿推开。

“没理他,也没多严重,过几天疤掉了就行了,这种事儿正常人都看得明白,我跟他动手再给他打伤了还显得他是受害者了,”邱彦把脚又架回他肩上,“再让那女生觉得我为她打架了,我多麻烦啊,我连她长什么样儿都记不清。”

边南笑了笑没说话,当年的小不点儿现在说话一套套的他都快感慨出一本书了。

“快过年了,你们那儿空场地多了吧,哪天去打打球呗。”邱彦坐了起来。

“跟谁打?我没空陪你,我这儿年底年初的一堆事儿。”边南说。

“我前几天就给你打两次电话,两次你都跟我哥打球呢……真忙啊,”邱彦笑了起来,“算了,你俩这恋爱谈十年了都没腻实在不容易,我不打扰你俩,我找别人。”

“十年了啊?”边南把他的脚扒拉开伸了个懒腰,“居然这么久了。”

“嗯,真久啊,我都看着你俩从少年变成大叔了……”邱彦跟着也感慨了一句,“真好。”

邱奕把车停好,下车的时候看了看旁边车位上的大车,一看就是边南停车的风格,永远都歪着,看一眼就得别扭半天。

他掏出大车的钥匙,上去把车给挪正了。

进院子的时候刚关上门,邱彦就从屋里冲了出来:“哥!”

“慢……”邱奕话没来得及说完,邱彦已经扑过来抱住了他,他被撞得往后砸在了院墙的半截儿篱笆上,“哎,断了!”

“没。”邱彦笑着拍了拍篱笆。

“说的是你哥的腰,”邱奕叹了口气,抱着他拍了拍,“行了,进屋。”

“饿死了,”邱彦跑进屋里,“我去换衣服,出去吃吧!”

“你不说要吃炒饭的么?”边南问。

“我要不说想吃炒饭你会给我哥打电话么?”邱彦笑着跑上了楼。

邱奕脱掉外套扔到一边,往楼上看了看,走到边南跟前儿:“打架么?”

“药在抽屉里呢。”边南指了指茶几下面的抽屉。

“昨晚上想我了没?”邱奕笑笑,弯腰往边南唇上用力亲了一下。

“倒头就睡了,梦都没做,现在想你得抽空,我这么忙,”边南勾住他脖子往旁边一拉,邱奕倒在沙发上,他起身压了上去,手摸进了邱奕衣服里,“赶紧让我摸一下。”

“节制点儿,”邱奕笑着说,“二宝一会儿出来了。”

“他个自恋狂换衣服没十分钟出不来,”边南埋头在邱奕脖子上咬了一口,“昨儿晚上我值日轮空了,今儿晚上要补上。”

“过期不计。”邱奕手往下伸进他裤子里摸了一把。

“我靠,”边南笑着按着他的手,“别瞎摸,撩大发了怎么办。”

“进屋呗。”邱奕在他耳边小声说。

“闭嘴。”边南直起身提了提裤子,正要从沙发上下来的时候,邱彦从楼上跑了下来。

没等边南回头,他又转身一溜烟跑上去了。

“下来!”邱奕坐起来,喊了一声。

“这么快?”邱彦从拐角露出半个脑袋,“其实我不是太饿……”

“废什么话,”边南从沙发上下来,拿过自己外套穿上了,“涮锅去吧。”

“我上火。”邱奕也站了起来。

“给你单点菜,”边南翻了翻钱包,拿出几张贵宾卡看了看,“去万飞家那边那家新开的吧,这月拿卡五折还送酒水。”

“你跟我哥越来越像了,有什么先琢磨打折,”邱彦叹了口气,“上学期转给你们的钱吃几顿饭总没问题吧。”

“攒着了,你结婚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不出钱了。”邱奕一本正经地说。

边南乐了半天:“不是亲哥。”

“留着你俩结婚吧。”邱彦拉开门蹦了出去。

边南其实不知道那家新开的店在哪儿,他没去吃过,卡是万飞拿给他的。

到地方之后转了半天也没找着,他无奈地把车停到路边,给万飞打了个电话:“上回你给我那个卡,店在哪儿啊,转二十分钟了也没找着。”

“靠,”万飞喊了一声,“都到我地盘上了!吃饭居然不叫我?南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边南乐了:“临时决定的,这点儿了你还没吃么。”

“我可以再吃,”万飞说,“是二宝回来了吗?”

“嗯,”边南想了想,“你有事儿没有,没事儿就出来,把你儿子带上。”

“不带,”万飞马上拒绝,“上回让你两下就捏哭了我还带啊?”

“我这回轻点儿捏,”边南乐了,万飞儿子刚满周岁,胖得跟个面团似的特别好玩,“赶紧的,我车就在你家外面街口,超市这儿。”

挂了电话之后,边南回头看了看邱彦:“二宝,你还没见过万飞儿子吧?叫万博衍,你哥给起的名儿。”

“音乐博衍无终极兮……”邱彦躺在后座上,“他带过来吗?我要不去超市买个红包吧,头回见面。”

“不用,你俩同辈儿。”边南说。

邱奕没出声,在旁边没忍住乐了。

“虎子叔,”邱彦斜眼瞅着边南,“你跟我哥差着辈儿呢么?想儿子都想成这样了。”

“所以你赶紧的找个姑娘给我生一个,”边南也乐了,掏出钱包扔给邱彦,“不用红包了,直接拿吧。”

万飞抱着裹得跟个大粽子似的儿子过来的时候,边南跳下了车,过去把小家伙抱到自己怀里:“小衍衍,快叫叔!”

“别费劲了,心情好了能叫声妈妈,爸爸都不带叫的,”万飞推了他一把,“快上车,这么大风。”

“邱奕你开车,我玩会儿。”边南踢了踢副驾的门。

“别又给人弄哭了,”邱奕下了车,换到了驾驶座上,“许蕊呢?”

“她感冒了在家待着呢,”万飞上了车,看到邱彦,立马一拍他肩膀,“二宝你真跟你哥越来越像了,我一看到你就总觉得时光倒流了。”

“都这么说,”邱彦笑了,扒着副驾的椅背向前凑过去,“我看看我侄子,不知道长大以后会不会觉得时光倒流。”

“不会,长得像许蕊,”边南把万博衍举起来,小家伙冲着他一通乐,笑得咯咯的,边南啧啧两声,“多可爱,还好长得像许蕊。”

“这话说的,”万飞也啧了一声,“别举着了,能不这么吓我么。”

边南把小家伙放到了腿上:“万飞,你当爹以后啰嗦了很多你发现没?”

“没发现,我就知道你现在没二宝能揉了就揉我儿子,”万飞笑着说,“你回家揉你亲侄女不行么。”

“小姑娘都上小学了,”邱奕开着车笑了笑,“他要敢揉一把不得让边皓当流氓给揍一顿啊。”

“都小学了啊?”万飞拍拍腿,“感觉以前你跟边皓不对付就跟昨天的事儿似的,这一扭脸孩子都小学了……”

“都在准备再要一个了,”边南逗着万博衍,“我爸想要个孙子,我这儿是没指望了,邱奕也不给我生头斑马,只能靠边皓了。”

“外孙子也行嘛,让边馨语生一个,不是结婚了么。”万飞说。

“人家玩丁克呢,不生,再说她也没回国的打算,生了也不在跟前儿。”边南叹了口气,突然感觉这些人这些事……还真是就这么一晃过了这么多年了。

几个人进了饭店要了个小包厢,坐着边吃边聊。

邱彦对他们忆往昔的聊天内容没什么兴趣,吃饱了就抱着万博衍到沙发上玩,没多会儿小家伙就睡着了。

“万飞哥你儿子真好带,”邱彦乐了,“就这么几分钟就能哄睡着了啊。”

“是,”万飞一脸满足地笑着,“比你小时候好带多了,就没一秒钟消停的,我一想起来就头大。”

“大点儿你就知道了,邱彦小时候也好带,会走路以后就烦人了,”邱奕看了看时间,“回吧,一会儿许蕊该急了。”

“跟她说了边南要玩,”万飞笑着说,“她让我直接送给你们得了。”

“就这么说定了,”边南站起来过去沙发上抱起万博衍,很小心地在小家伙脑门儿上亲了亲,怕给吵醒了,“归我了。”

把万飞爷俩送回去之后,边南开着车往家去,车上开了音乐,邱彦坐在后座小声跟着哼哼。

边南伸手把音乐给关了,邱彦愣了愣:“干嘛关了啊?”

“开着音乐都听不清你唱的,”边南边乐边说,“好久没听你唱歌了。”

邱彦笑了起来,往驾驶座靠背上蹬了一脚:“我现在走调没那么厉害了。”

“暑假回去去唱歌的时候你还是原创歌手呢,”邱奕靠着车窗笑了笑,“哪儿来的自信说这话的。”

“不是亲哥,”邱彦乐了半天,往后座上一躺,闭着眼开始哼歌,哼了一会儿停下了,“听出来是什么了么?”

“没。”边南和邱奕同时回答。

“哎……”邱彦拉长声音叹了口气。

回到家邱彦把给他俩买的东西拿出来往茶几上一放:“情侣表。”

“这回得戴脚上了,”邱奕笑着进了厨房,“给你煮点儿果茶,喝吗?”

“喝。”邱彦马上回答。

“你也真够可以的了,”边南看了看,“从你第一次打工赚到钱,到现在都送我俩多少情侣表了啊,我跟你哥就攒你送的这表都够开个店了,还能不能送点儿别的,要不下回你给我们送盒情侣套……”

邱彦凑到他眼前,很认真地看着他:“我就是希望你俩能跟表似的,一圈圈走,不停下来,一块儿走个百八十年的。”

边南看着他,笑了笑,摸了摸他脑袋:“怎么突然这么严肃。”

邱彦过来搂住他,把脸埋到他肩上,闷着声音说:“你跟我哥,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爸走的时候,我就特别害怕,怕家里的人越来越少……”

“哎,宝贝儿你别这么说,”边南赶紧在他背上使劲儿捋了几下,“怎么会呢,我跟你说啊二宝,我跟你哥这辈子肯定就摽一块儿摽到死了的,他吃醋那样子你见过没,昨天我俩就为这事吵一架,我俩不可能分开,我要敢那什么,他个大醋坛子就敢一刀劈了我你信么。”

“他舍不得。”邱彦笑了起来。

“咱家里人只会越来越多,你媳妇儿,你孩子,三宝四宝五宝什么的……”边南拍拍他的肩,压低声音,“别瞎想了,你哥要知道你这么想又该担心了。”

“嗯,”邱彦揉揉鼻子,进了厨房,“哥,多放点儿糖。”

喝完果茶,邱彦在客厅边看电视边给他俩做这一学期的思想汇报,说了没几句就接了个电话进卧室去了,门一关,半个多小时都没出来。

“女的,”边南窝在沙发里,“接的时候我听见了。”

“你真操心,”邱奕打了个呵欠站了起来,“估计今儿晚上出不来了,睡吧,我困了。”

“你困个屁,”边南跟在他身后进了卧室,“你看我要说今儿晚上你来吧,你困不困。”

“那你说个试试。”邱奕进了卫生间,叼着牙刷看着他。

“睡吧,脸都快跟我一个色儿了。”边南看了看邱奕的脸,补习学校那边规模越来越大,邱奕和罗轶洋最近又打算弄外语培训,忙得够呛。

“还好,”邱奕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你要让我来,我脸就算跟你一个色儿了也没问题。”

“要点儿脸吧大叔,省着点儿,后边儿还几十年呢。”边南也拿了牙刷开始刷牙,他倒不累,总教头目标已经达成,暂时还没找着新的奋斗方向。

他洗漱完了出来的时候,邱奕已经躺在床上了,正拿着本书靠床头看着。

“别看了,”边南蹦起来往床上一砸,拿过书扔到地上,关掉了灯,“哎,还是躺着舒服。”

“边南,”邱奕翻个身搂住他,嘴唇在他肩头轻轻蹭着,“我问你。”

“我跟那个女的什么事儿也没有,你再问我真揍你了啊,”边南一把推开他,翻身骑到了他身上,“那他妈是申涛介绍过来上班的,你哥们儿介绍来的人,我是不是得客气点儿啊,你要不找申涛打一架去得了。”

邱奕笑了起来,伸手在边南肚子上摸了摸:“哎,这么多年了,身材还是很棒嘛。”

“别拍马屁。”边南把他裤子往下拉了拉,邱奕身材也还不错,没变成白胖子,小腹平坦,肌肉紧实……这得谢谢万飞,没事儿就打电话来催着上他们健身房玩去。

“我没想问那姑娘的事儿,我都给你道过歉了。”邱奕笑着说。

“那你想问什么?”边南啧了一声,俯身趴到他身上,闭着眼睛闻了闻,邱奕身上的熟悉的气息这么多年都没变,永远都能让他感觉到踏实。

“你是不是特想有个孩子啊?”邱奕在他腿上轻轻抚摸着。

“是……挺想的,我一直都喜欢小孩儿,”边南轻声说,“你给我生一个么?”

“要不去领一个吧。”邱奕说。

“嗯?”边南愣了愣,“怎么突然说这个?”

“看你都快把万博衍拐回家了,”邱奕笑笑,“真怕你哪天扛不住了找个人生一个。”

“赶紧吃药,”边南乐了,“邱奕你这没事儿瞎琢磨的毛病到底还能不能改了啊。”

“领一个不好么?”邱奕说。

“不好,”边南在他耳垂上亲了亲,“咱俩哪有时间弄个孩子来养,再说了……二宝会有想法的。”

“嗯?”邱奕偏过头看着他。

“从小他就是咱俩的宝贝,宠着惯着捧着,你爸没了以后他就总不踏实,”边南撑起胳膊,摸了摸邱奕的脸,“再弄个小孩儿回来,他不得叛逆期再来一回啊。”

邱奕笑着啧了一声:“再来一回可受不了。”

“就是啊,”边南一想到邱彦初中高中那几年就忍不住拧眉毛,“好容易消停了,安安生生上了大学了,成绩也好,又帅又聪明,可别再惹他了。”

“那你怎么办?”邱奕在他屁股上一下下拍着。

“哎哟我就是喜欢小孩儿,又不是非得有个自己的,以后二宝生一个给我玩就行了,”边南叹了口气,“生俩吧,就一个我肯定抢不过弟媳妇儿。”

邱奕闭着眼睛笑了好半天:“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以后可爱这种话就私下说说就行,别让人听见,都三十的人了还可爱,影响我形象。”边南啧了一声。

“今年忙完了,明年应该能松口气,”邱奕拿过手机翻着日历,“咱天暖和了出去旅行吧,你请一个星期假差不多了。”

“去哪儿啊?”边南伸手打开了床头灯,看着墙上的一个镜框,“按我十年前的指示,旅行得到四十多岁……”

墙上的镜框里,是当年他写的那封丢人现眼的小学生情书,邱奕个神经病愣是把这玩意儿搁家里挂了十年,搬家了都还又拿过来挂上了。

边南每天上床前都得先看到自己青春期的代表作,简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邱奕到是一直很满意,没事儿就过去看一遍。

邱奕的代表作在下边儿,跟边南的形成鲜明对比。

镜框下面有一个小条柜,上面一字排开十二个小泥人,四个边南,四个邱奕,还四个邱彦,一年一个。

明年打算做套全家福。

“没想好呢,”邱奕搂住他的腰,贴着他后背,“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我……随便吧,我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儿,去哪儿都行,跟你一块儿就可以,”边南摸摸他的手,“要不咱俩扛个帐篷去河边儿住几天吧,就咱俩,劈材做饭,晚上数星星什么的,过过原始人生活。”

“好,”邱奕打了个响指,“虽然很傻逼,不过我喜欢。”

“你喜欢什么啊?”边南回过头看着他。

“喜欢你呗,喜欢跟你在一起呗,”邱奕笑着说,“一想到咱俩还在一起呢,就觉得干什么都喜欢。”

“你说以后俩老头儿了,坐一块儿还这么说话么?”边南想了想。

“说啊,这有什么,反正牙也掉光了不怕酸……”邱奕说。

“就你这水平,假牙都得酸掉两套的。”边南啧啧几声。

俩人倒回床上,乐了半天。

《狼行成双》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我爱电子书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我爱电子书!

喜欢狼行成双请大家收藏:(m.52xt.net)狼行成双我爱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龙珠之双生子 快穿:龙套抢戏日常 神医凰后 修罗帝尊 霸气少爷不好惹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王子病的春天 异世金仙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分手妻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马吃定你 龙血圣尊 我的圆桌骑士团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带着商城混西游 女王重生:神秘七美男 超级家庭教师 替嫁娇妻:霸道总裁宠上瘾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假千金的红包群
经典收藏 嫁个金龟婿 重生成导盲犬 你好,秦医生 职业粉丝 思念成城(上) 重生甜俏妻逆袭 嫁给有钱人 纵横商途:逆天女相师 快穿之炮灰人生 娱乐圈之男神请对我负责 与万物之主恋爱 她美貌撩人 我的卦盘成精了 算了吧总裁 影后成双[娱乐圈] 今天你撒谎了吗 妻约已过,请签字 豪门步步惊情:第一少夫人 炮灰姐姐逆袭记 重生之千金要复仇
最近更新 [娱乐圈]我成了世界巨星 新欢 带球跑女主是我妈 [足球]以队医的名义 仙凡娱乐公司 六零年代小舅妈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 我穿成了反派的哈士奇 七十年代极品男 强爱蜜宠:傲娇老公,请矜持 红头发女孩 [娱乐圈]眼泪鬼神 我在豪门当夫人 女配她成了大佬 我从主神空间回来了 独佳闪婚 中原指挥官 协议婚姻使我实现财务自由 长姐如后妈[六零] 失业后我回去继承亿万家产
狼行成双 巫哲 - 狼行成双txt下载 - 狼行成双最新章节 - 狼行成双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